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邻里情 中国梦与邻为善 以邻为伴--习近平
西安有个董小姐


9月某个晚上,下班已经快十一点,那几天西安不冷不热,没有漫山遍野的雾霾,虽说木乱了一天也没乱出个头绪,丝毫没有影响我下班时的愉悦心情。

回家的路上,习惯性地打开FM98.8,广播里在放一个叫宋冬野的人的歌,人不熟,歌却不错,名叫“董小姐”,唱腔里有那么点小淡然小惆怅,荒腔走板的。歌词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那个董小姐、董小姐、董小姐,让我想起一位朋友,也是董小姐。

西安的这位董小姐,并不是西安人,大学毕业后随着她那西安籍的初恋男友来到了西安(严格的说是前男友),之后的两三年被公司派到过上海、成都,甚至南非,董小姐绕了一圈发现还是离不开西安。



套用现在的词儿来说,董小姐是个标准的女汉子,工作不含糊,在西安能月入8千多,算是合格的白领,办起别的事儿来,也是果敢,知理有节。86年生人,算算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就在所有人觉得她的生活顺风顺水又将要水到渠成的时候,她的男友却要去北京工作一年,据说是为了事业。

女汉子董小姐又开始了异地恋的生活,半年后颇有几分姿色的男友意外劈腿并打算扎根京城,谈和平分手谈崩了,拉锯战开始,你来我往,折腾了近一年,磨光了这些年积攒下的全部感情,剩下的除了怨恨便是咒骂,没别的。

那男的换了手机号、QQ号等,再到董小姐打电话给他父母时,当初热情的叔叔阿姨也只是冷言冷语地劝分不劝和了。



那时候,南门外的儿童乐园还没拆,里面藏匿着一个叫蛋壳的小酒吧,地方不大,桌椅简陋,木头地板上的油漆都磨光了,晚上有几个中年摇滚或青年摇滚的唱歌,客人算不上多,但也还不至于到冷清的程度,董小姐是常客。

11月中旬,西安的天气已经很阴冷,董小姐用几年的积蓄买了人生第一辆车,便叫了我们几个关系还不错的朋友一起吃饭。蹭饭这种事我向来是喜闻乐见,不过自从女汉子董小姐变成失恋的女汉子董小姐后,我对她总有点怵,每次见面绕不过失恋或负心汉的话题,时间久了,说多了,又没个出路,也厌倦。

那晚吃完饭后去蛋壳坐坐,董小姐一直没有提起那个话题,我松了一口气。

一个大概三四十岁年纪的大叔上台唱歌,长发,花衬衫,黑色紧身皮裤,大头皮鞋,摇滚范儿,很嗨,甚至是莫名的嗨。不过这也说不好,有些东西,我看着莫名,别人却是一往情深。



台下一个胖哥,好像是大叔的粉丝,鼓掌叫好,台上的便更激动,开始说一些义愤填膺又无可奈何的话,例如这个酒吧曾经的光荣,要被拆掉的未来,和那个将要出现的意义重大的高楼大厦。快12点的时候,夜晚有了要沸腾的征兆,大叔竭尽所能地唱着许巍的蓝莲花,一小瓶嘉士伯喝下去的董小姐却趴在小小的桌子上哭了很久,捂着脸说,醉了,回去吧。

这以后,我们都不再提起这个话题,再后来董小姐风风火火地开始了一个一个又一个的相亲,劲头挺足。时间就这么滑过去,春天到了卖草莓,环山路上还是缺斤短两;夏天去户县吃烤肉,天冷了就来碗泡馍。



前两天,酒足饭饱后,我问董小姐,你说他现在怎么样了。

董小姐说,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

董小姐说,我酿的葡萄酒可以喝了,不过酒味还太呛,再放一阵更好。

“董小姐,你也是个复杂的动物,嘴上一句带过,心里却一直重复。”

文/曹大河

延伸阅读
社区焦点
社区公益
社区博报
©西安社区网  陕ICP备12002290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