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邻里情 中国梦与邻为善 以邻为伴--习近平
秦岭违法采石严重 村民:每天都是五级地震

【调查】秦岭之觞:开山炸石极尽猖狂!每天都是五级地震

【秦岭之觞:开山炸石极尽猖狂每天都是五级地震!】素有“国家绿肺”之称的秦岭,近年来却饱受“开山炸石”之苦。山体支离破碎,满目疮痍,满山遍野都是废弃石料。而附近的居民更是苦不堪言。村民说,采石场过量使用炸药开山炸石,威力巨大。每炸一次都像经历了一次5级地震,村民房屋开裂,不得安生。

导读:素有“国家绿肺”之称的秦岭,在2001年已经被国家环保总局批准为10个国家生态功能保护区试点之一。但近年来,秦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开发,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破坏。今天我们将自西向东,抵达秦岭北麓渭南段的华县,这里也是秦岭生态保护最为重要的地区之一。

山体支离破碎,满目疮痍,满山遍野都是废弃石料,违法采石仍在继续。

华县位于秦岭东部、渭河南岸。2015年10月28日,记者来到这里,首先沿310国道华县至华阴方向行驶了10多公里,道路两侧都是堆积如山的石材,多家石材加工厂、销售公司集中在这里,当地人告诉记者,华县是远近闻名的石材集散地。

310国道两侧都是堆积如山的石材,华县是远近闻名的石材集散地。

记者再往东行驶20公里便进入了秦岭山区大夫峪,进入峪口沿着蜿蜒曲折的公路行驶大约10公里,公路两侧采石场随处可见,由于长期开山采石,山上植被遭到严重破坏,山体支离破碎,满目疮痍,满山遍野都是被废弃的石料。

长期采石严重破坏了山上植被,山体支离破碎,满目疮痍。

根据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不完全统计,在进入大夫峪不到20公里的路上,大大小小采石场多达十余家,十分密集,它们中不少就直接开在道路的两侧,然而根据国家环保总局2005年颁布的《矿山生态环境保护与污染防治技术政策》的通知中明确规定:禁止在铁路、国道、省道两侧的直观可视范围进行露天开采。2008年3月,陕西省出台实施《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》,2013年,华县也成立了大敷峪非法采石整顿工作领导小组,要求彻底取缔大敷峪华县段所有非法石材开采企业。那么如今这些采石场是否还在开采中呢?为了进一步了解采石场的生产情况,记者决定徒步进山一探究竟。

采石场倾倒的废石料堆满山谷,裸露的山体和茂密的植被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经过2个小时左右的攀爬,记者抵达了采石场的作业平台,眼前的场景只能用震撼来形容,一座大山被垂直切割掉了一半儿,一块块一人多高的石材堆积如山。

大山被垂直切开,一块块一人多高的石材堆积如山。

当地村民告诉记者,这家采石场全部采用大型机械化作业,每天会开采这样的石材上千立方。但与此同时对山体破坏也是巨大的,当地村民们说,这家采石场大约是半年前停工的,从开工到现在只用了短短2、3年时间,一座大山就已经被削平一大半。

记者在现场看到,采石场已被关停,设备散落一地,现场一片狼藉。

今年以来,渭南市委市政府多次对秦岭山麓的采石场进行停工整治。

虽然今年以来,渭南市委市政府多次对秦岭山麓的采石场下发停工整治通知,并对非法的采石企业现场予以查封,但是记者却发现仍然有人还在加工生产。这是记者在202省道路旁拍摄到的画面,大批开采好的石料被直接堆放在了河道里,河道已经变成了临时加工厂,几名工人正在忙碌的加工生产。

石料被直接堆放在河道里,几名工人正在忙碌加工。

记者:这儿让你放吗 ?万一发洪水 ,你不是把人家河道堵了。

采石场老板:正因为它发洪水,把石料放在这儿,执法人员以为是挡公路呢,执法人员就不管了。

这里的工人告诉记者,需要多少石材,都有办法解决。为了打消记者的顾虑,他表示愿意亲自带记者进山里去看。沿着山路行驶不一会儿,便来到了采石现场。记者看见,几名工人正用电钻,在一块大岩石上打眼儿,开石料。

记者:像你一天能干几个小时?

采石场工人:早晨起来就是八点,下午到六点。 中午停一个小时吃饭。

这位老板告诉记者,他们主要以手工的方式,开采山上裸露的岩石,他们称之为活石头。因为不使用大型机械设备切割开山,手工开采动静小,自然也就不易被察觉,这也是他们现在仍然能够继续生产的主要原因。他现在雇佣10个工人,每天可以开采5方石料。那么他们在这里开采山石,是否经过批准,又是否合法呢?

手工开采岩石不适用大型设备,开采动静小,不易被察觉。

采石场老板:自己修的路,自己的坡(山)。

记者:你自己的路,自己的坡(山),这石头能随便用吗?

采石场老板:能随便用,从94年都开到现在了,都没有人来管。

旁边的工人也都表示,这里开采好多年并没有人来干预,那么为什么会没有人管呢?

采石场工人:自留坡。

那么真的像这位老板所说的自留地可以任意采石吗?自留地实际上是国家为了鼓励农民更好的开发农地,而允许当地村民采取承包方式进行开荒和耕种的土地。然而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》第十七条规定:承包方应依法保护和合理利用土地,不得给土地造成永久性伤害。与此同时,石材属于矿产资源的一种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》第三条规定:矿产资源属于国家所有,勘查、开采矿产资源,必须依法分别申请、经批准取得探矿权、采矿权,并办理登记,这中间要经过一系列的审批流程。因此,即便是自家的“自留山”,也不可以随意砍伐树木破坏地表,更不能随意进行采石活动。

但是眼前这位老板开山取石却显得十分硬气,他说即便是眼下最严格的执法检查,也没有人查到他,他的生产丝毫没受影响。

开山炸石房屋遭殃,村民安全受到威胁 ,违法开采无休无止。

2015年11月1日,记者驱车来到了渭南市蒲城县西潘村。这里的村民向记者反映,这些年他们村旁的采石场因过量使用炸药,开山炸石。生活受到了严重影响,苦不堪言。

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西潘村村民:把那个炕都震得跟地震了一样。

村民:这山上放炮的威力太大了,缸子里的水都摇得(厉害),最起码有4到5级地震。

西潘村位于卧虎山脚下,与山后的采石场,仅相距几百米远,采石场爆破作业时产生巨大的威力,致使村民的房屋受到了严重损害。

采石场爆破作业时产生巨大的威力,致使村民的房屋受到了严重损害。

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西潘村村民张满年:这房上的瓦都让石头飞过来打下来,本来这个墙,砖墙都挨得紧紧的,这都震得裂纹了你看,它这个裂了多大的纹你看。

记者在走访中看到,村里有十余户村民的房屋,出现不同程度的损坏。有的玻璃被震碎,有的墙体出现裂痕,甚至有些窑洞已经被震塌。村民张校民家窑洞,去年就因炸山而毁,倒塌的窑洞还把他养的羊也砸死了。

村民的房屋都出现不同程度的损害,甚至有些窑洞已经被震塌。

村民吴芳告诉记者,采石厂炸山一般在中午,但并没有准确时间,最开始爆破炸山还有人来通知,可时间久了,也就没人通知了。每天中午是村民最紧张的时候,因为害怕炸山时房子出危险,所以就连午休也从不敢脱鞋。

由于开山时间不确定,村民们午休都不敢脱鞋,害怕有危险发生。

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西潘村村民吴芳:你睡都睡不踏实,结果有时候穿着鞋到窗外睡,一放炮不用穿鞋能跑出来,速度能快一点。

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西潘村村民:最开始的那个时候,最初的炮眼40米深,30到40米深,要装2吨药,2吨药的威力多大,你根本听不见,就是呼扇呼扇。

对于采石场,当地村民意见很大。他们认为,近两年采石厂为了赚钱,加大了开采量,炸药的使用量猛增,违规过度使用炸药是导致了房屋的损坏的直接原因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》第三十二条规定,开采矿产资源给他人生产、生活造成损失的,应当负责赔偿,并采取必要的补救措施。然而村民们告诉记者,这些年他们从来没有获得过任何赔偿,把矿关停,不再炸山成了他们共同的期盼。

村民说,这些年他们并未得到相应赔偿,停止炸山成了他们共同的期盼。

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西潘村村民:我希望不炸山了。多少年了,平平安安的,不稀罕他的钱,就光希望我们的孩子住得好好的就好了。

村民们告诉记者,这几年他们一直在找当地主管部门反映情况,直到今年6月,政府部门终于对该采石厂采取了停产整顿的措施。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?

记者为了进一步了解这家采石厂情况,来到了这家采石厂,眼前的景象十分令人吃惊,一座绵延近1公里大山几乎被挖空,残垣断壁,废石废渣随处可见。

记者来到采石场,眼前的大山几乎被挖空,废石废渣随处可见。

在现场记者看到,原先被叫停的采石厂,已经死灰复燃。多台大型挖掘机、凿岩机正在作业,机器轰鸣,响彻在整个山谷间。当地村民告诉记者,所谓的停产整顿,只是停掉了用炸药开山炸石的环节,而采石场换成了用挖掘设备开采,最繁忙的时候,这里分为两班,24小时不停地生产,每天从这里拉走的石料有两三百车、上万吨。就在记者采访拍摄的过程中,正在作业的工人似乎发现了记者,现场机器瞬间全部停了下来。

说是停产整顿,采石场依然尘土飞扬,机器轰鸣,这里24小时不停工。

在村口的公路旁,卧虎山采石厂的牌子醒目的立在路边,在路对面的一块牌子上清楚的显示,该采石场成立于70年代,主要生产建筑工程用石子料。原属于西延铁路公司,2013年这家采石场出售给蒲城县恒生油业公司。而随后记者以洽谈业务名义,见到了采石厂这位姓于的负责人。

对于陌生人来访,这里的工作人员,显得很警觉。表示企业正在停产整顿期间,已经不生产了。可是接下来,在取得对方信任后,他们的说法完全不一样了。

记者:那你们还干吗?

采石场老板:我还有料呢。

记者:你供料分时间段吗?白天晚上都能供吗?

采石场老板:24小时。

环境修复草草了事。矿企停产,当地农民处境艰难。

沿着202省道华县至华阴方向行驶,“彻底治理废石弃渣,安全有序施工”的标语在河道边醒目的悬挂着。但是记者看到,很多树苗种植在废矿石堆起的土坡上,土质松软里面夹杂着大量废矿渣,许多刚刚种下不久的树苗,有的叶子已经泛黄干枯了,有的已经被风吹得东倒西歪。眼前的这一幕,难免不让人产生怀疑,这样的栽种条件,树苗能够存活吗?

很多树苗种植在废矿石堆起的土坡上,有的叶子已经泛黄干枯,有的被风吹得东倒西歪。

陕西省渭南市华县西沟村村民老高:那能活啥活,这上面全部是石头。那就是纯粹糊弄这个工程过去,哪有能活的事情。

记者:他们什么时候弄的您知道吧,种这树?

老高:一个半月。

就连当地种树的农民也觉得这样的植被恢复,大多是形式大于内容。

西北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白红英:就是在做一些表面性的一些东西,就那几棵树,我估计起不了太大作用,一旦遇上,像今年7月、8月暴雨的时候,可能一个暴雨就引起泥石流发生,很危险的一个事情。

白红英教授告诉记者,秦岭的生态环境很脆弱,一旦遭到破坏即便是修复也一个长期系统的工程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秦岭北麓采石破坏生态现象严重,与当地自然条件恶劣、群众生产生活困难有关。秦岭北麓地区华县、华阴是渭南市的主要贫困地区,去采石厂打工成为了秦岭北麓沿线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。

华县西沟村村民老高,原先就在对面上山的采石厂打工,主要工作就是开山锯石料。老高介绍说开山锯石的工作,既辛苦又危险,但是收入高。他一个月下来工作十几天,能收入5000多元,供一家生活没有问题。但从今年开始这里的采石厂彻底被关停了,他们一家也就没有了收入来源。

工作没有了,自己家又没有地,现在老高一家的生活处境很艰难,据不完全统计,秦岭北麓山区像老高这样靠采石厂打工的群众,多达55.6万人。西北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,白红英教授介绍说,在关停取缔非法采石业过程中,如果不为这些群众找到新的出路,就很容易前功尽弃,导致非法采石活动死灰复燃。

白红英:因为秦岭已经几亿年的地方,植被形成了也好长时间,在我们手里一旦破坏的话,我们将成为千古罪人,是这样的,我们这代人不能这样,不能吃子孙的饭,不能断子孙的路。

半小时观察:保护秦岭生态,促进绿色发展


从目前记者实地调查的情况看,取缔整改的禁令,确实得到了认真的执行,这无疑值得肯定,但是从治理的现实纠葛与其相伴的复杂生存链条来看,秦岭地区生态保护依然任重道远。而且在关停之后,被破坏的秦岭生态环境,谁来修复,如何修复,如何找到新的产业等一系列问题需要解决。解铃还需系铃人,希望各地政府在坚持绿色发展的理念下,更要创造性地拿出解决方案。

延伸阅读
©西安社区网  陕ICP备12002290号-2